·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5235
·昨日浏览总数:6979
·本月浏览总数:177987
·上月浏览总数:261546
·本站浏览总数:29113995
图标链接
  ·首 页关注教育 → 内容正文
邹静之:作业摧毁了孩子的学习乐趣
点击:32 评论:0 2017年5月9日 10:1 作者: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过元旦时,女儿的语文作业,有一项是把综合练习作业本重抄一遍,从题目到答案一字不落的抄。大概有一两万字,此为三项作业中的一项,女儿学会了熬夜,元旦那天写到凌晨3点。女儿小学六年级。

昨天看到一幅漫画,题目是《陪读》。儿子深夜在写作业,父亲坐在叠高的椅子上,头发悬于梁上,满地烟蒂,苦熬等孩子作业写完--悬梁刺股新解--是个好父亲。

现在某些教师的能力已经深入家庭,听一朋友说过,家中电视从不敢看,曾遭过孩子老师批评--孩子苦学,家长看电视,不是为父之道。这样的老师大概能使整个家庭都提高素质。

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没有头悬梁,陪女儿深夜写作业的精神,再有她的作业,我大多不会,陪也帮不上忙。我没想到语文的教法已经深入到字典词典内部中去了。

如:女儿的作业要用很多时间来分辨“瓮”是什么部首,它第七划是点还是折,它的声母是什么,它的韵母是什么,它有多少义项。这很像在抢字词学家的饭碗,我不知道学得好的同学是否已经是半个文字学家了,也许我们需要全民族都成为文字学家,把一部部字典都装进心里。我曾对我女儿说这没用,你学会查字典就够了,字典是工具,你不必成为工具的工具,女儿不听,她尊师敬道。

有一天,她问我“灰溜溜”怎么解释。我想了一会儿,问干吗要解释这个词。她说作业。我说,这个词你会用吗。她说会,并很快造了句子。我说这就可以了,关键是用,解释它毫无必要,就像你解释“馒头”这个词,一点意义都没有一样。女儿不屑,她认为我从没有学好过语文,连小学的问题都答不出来。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词,是否都有再来解释一遍的必要。如果不是,我想小到“灰溜溜”这类词,就不需用书面语,像解释词条那样地再来说一遍了,我们要学的东西很多,我们确实不必在“灰溜溜”前灰溜溜。

每临考试,回家的作业,大多是做卷子,卷子很长,女儿她们称其为“哈达卷”,挺准确,像一条长长的哈达,从桌子上拖下去。吃完饭就俯在上边写,一条“哈达”完了还有一条。

有时我路过她的房间,她的影子被台灯的光投在天花板上,那影子没有光彩,我从没有凭借这个影子想出过有印象的人物来。我的感觉是一个作坊里的小工在干她最厌烦的活。

我曾看过她的数学题,对格式和步骤的要求十分严格,不厌其烦,明明可以列综合式子的,也要求分部,一个式子之后还要有语言阐述(干吗非要把简单的复杂化)。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把小孩当成痴呆来教。他们其实非常灵活,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聪明得多,但好像非要压制住他们的活跃,很多时候像是在比谁更按部就班,更能掌握僵化的八股。

有一次,经我检查过的语文卷子错了很多。不仅是家人,我也开始对我的语文怀疑起来。

有两条错处是这样的:题目要求,根椐句子意思写出成语。 一条是“思想一致,共同努力”,女儿填“齐心协力”,错了;还有一条“刻画描摹得非常逼真”,女儿填“栩栩如生”,又错。

我仔细看了,不知错在哪里。女儿说第一条应是“同心协力”,第二条应是“惟妙惟肖”。

这可真让人吃惊,我不知道“齐”与“同”在这儿有什么区别。按新华字典“齐”字第三个义项就是同时,同样,一起的意思,并举例用了“同心”一词。该用“同心协力”时,用“齐心协力”谁能说这错了。女儿说,老师说标准答案是“同心协力”其它当然就错。

真可怕,语文什么时候变得比数学还要精确了。中国语言之丰富,词汇之多,所谓同意词、近义词,相应多多,怎么就会有一个答案呢。第二条我觉得“栩栩如生”甚至比“惟妙惟肖”更为准确,“妙”和“肖”与“如生”比那一个更同“逼真”近呢。

关键争执还不在此,把一个对的说成错的,不止是误人实在害人了。实际也如此,我反复说这并没有错,女儿已不信,她视老师为绝对权威,老师以标准答案为圣旨。女儿把原来活跃,灵活的心收了起来,她从心里把那两个词赶出去了,她将接受别人给她的标准,来积累词汇,她以后可能会像收音机一样的说话。她按老师的要求把那错改了十遍。

这样的例子非常之多,那样莫名其妙的错误,使我觉得我不仅没学过语文,甚至对语言基本的知识都没掌握。

我不知道“挤眉弄眼”为什么只能算神态类的词,而就不能算是动作类的词。神态和动作那条清晰的分界在哪儿。我也想不通“意外的灾祸或事故”的意思,只能是“三长二短”。

我最想不通的是考学生这个有什么意义?把一个词归于神态,或把一个词归于动作,对她应用这个词有什么用?除限制外我想没一点儿好作用,如果真有一个标准,谁还会为“推敲”而推敲呢。诗人大概也就不会再说“杏花枝头春意闹”这话了。

最奇怪的是,语文学到这程度,女儿的作文反而越来越差。她的作文几乎成了一些儿童八股的翻版。我的曾写过“圆珠笔在纸上快乐地蹭痒”这样句子的女儿,开始为作文编造故事,她非常熟悉表扬稿,和思想汇报那类的文体。她的作文几乎是假话、假感想、假故事大全。她的同学几乎都写过,扶老婆婆过街、送伞,借同学橡皮那类的故事。她们快乐地编一个故事,然后套上时间,地点,人物这样的格式,去到老师那儿领一个好分。她们老师说,“天下文章一大抄,谁不抄谁是傻子”。

我在书店看到过《儿童作文经典》这类的书,我不知经典这词现在已经变得这么随便,我知道这类书就是用于应付考试,为你提供改头换面模本而用的。这类的书在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占了有几张柜台,买者踊跃。那些父母并不知道真写好作文的人,并不看这些书。

那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柜台上认真地读《高老头》,我愿意有这样的一个女儿。谈到希望,再也不敢想十几岁的人能写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样的句子来了。好像文化提高了,好像读书的儿童很多了,但好像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模子里走出的孩子。

希望工程是为了救助那些失学儿童,而我发现很多上学的儿童他们极想失学。女儿说一想到作业就要发疯,他们厌恶把他们当做傻子来教。他们不想学那种一时有用(考试一时),一辈子用不上的东西,他们讨厌那个把简单复杂化的作法。他们讨厌作业,讨厌考试,讨厌分数的不公正和狭隘。厌学。

我也讨厌这样的学习法,我一直把家里深夜了还有一个在写作业的学生,当成是这个家庭的灾难。听朋友说,她高中的儿子,从没有12点前睡过觉,想想都可怕,我讨厌那些毫无意义的作业。我将一如即往地纵恿她不写那些东西,就是不写。(文:邹静之)

前一篇:教师悬梁自尽,伤了谁的心? || 后一篇:中国学校教育中五种反教育行为
返回首页 | 返回关注教育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liuwang0303,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