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13113
·昨日浏览总数:23957
·本月浏览总数:165510
·上月浏览总数:261546
·本站浏览总数:29101518
图标链接
  ·首 页文化生活 → 内容正文
高中文化与哲学案例分享:抗元名臣文天祥首肯弟弟的降敌?
点击:78 评论:0 2017年3月27日 10:44 作者:刘旺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文天祥,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爱国诗人、民族英雄、抗元名臣。在文天祥众多眩目的头衔之中,“抗元名臣”尤为人所瞩目。

作为南宋的状元丞相,他在元军攻灭南宋摧枯拉朽、势如破竹的困局之中,在大厦将倾、狂澜既倒的危难之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起兵勤王,转战各地。兵败被俘后,面对高官厚禄,又宁死不降,为大宋流尽了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不仅如此,状元出身的文天祥,还留下了《正气歌》等诗歌名篇。特别是他在1279年经过零丁洋时所作《过零丁洋》中的那两句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是千古传诵的名句。

到了今天,正如文天祥在诗中所希望的那样,他的丹心,甚至包括他的人,都成功地“照汗青”。文天祥,成为了史上最著名的舍生取义楷模。

鲜为人知的是,文天祥这样一个史上最著名的舍生取义楷模,竟然有两个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文璧、文璋,投降了杀死他自己的敌人元朝;而且,文天祥生前不仅知道此事,而且居然还对亲弟弟降敌持首肯的态度!

文楷模这是肿么啦?一心抗元的他,咋就首肯了亲弟弟的降敌呢?

南宋理宗端平三年丙申(公元1236年)五月初二日,文天祥诞生于吉州庐陵县淳化乡富田村。其后,他又有了三个弟弟和三个妹妹。三个弟弟分别叫文璧、文霆孙、文璋,其中文霆孙早卒。

青少年时代,文天祥、文璧、文璋仨兄弟一直在一起读书,直到成人。宝祐四年(公元1256年),21岁的文天祥考中状元。可也就是在这一年,文天祥的父亲文仪病逝于临安,他只好回籍守制。守制结束之后,两个弟弟也先后中举。

身为状元的文天祥,仕途起步并不平坦。直到景定三年(公元1262年)正月,他才接受秘书省正字的职务。同年五月,弟弟文璧也被任命为知新昌县。为此文天祥专题赠诗《别弟赴新昌》:“天渊分理欲,内外一知行。立政须规范,修身是法程。”文天祥这是在教弟弟做官,也是在教弟弟做人。

当元军于宋恭帝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渡江而来时,40岁的文天祥正在知赣州的任上。他奉诏在赣州起兵勤王,为此他奏请以弟弟文璧为助手,从此开始了“打仗亲兄弟”的并肩作战。

这年五月,文家祖母在赣州去世。在兄长不能回家的情况下,文璧甘当孝子,陪同母亲,护柩回到老家。不久,朝廷任命文璧出知广东惠州。考虑到元军继续南侵的风险,文璧把母亲、妹妹、文天祥妻儿全部接到惠州。在元军兵锋到达广东之后,兄弟仨一直活跃在抗元前线,文家人也是饱受战乱的颠沛之苦。

宋祥兴元年(公元1278年)十二月,文天祥在海丰五岭坡被俘。次年二月初六,宋元两军大战于厓山海上,南宋就此灭亡。

从这一天起,一直在为宋朝并肩奋战的文家兄弟,在事实上已经失去了效忠的对象。

在宋朝灭亡的时候,文家仨兄弟中,文天祥已经被俘,文璧、文璋兄弟则在惠州,面临着生死抉择。

其实只有三条路:殉国、逃亡、降敌。问题是,宋朝君死国灭,国土陆沈,殉国已无对象;逃亡也难,拖家带口一大家子,女眷也多,很难做到不被元军抓捕。要保证文氏家族的整体安全,现实的选择,只有降敌。

元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秋,想明白了的文璧,和弟弟文璋一起,以惠州城降元。文璧、文璋兄弟俩降元之时,文天祥已被押解至元朝大都。

文璧、文璋降元之后,并不想当元朝的官,当年冬天他们就率领全体家属离开广东,回到了老家,打算就此闲居,以了此生。然而,元廷多次下诏征召文璧前往大都朝觐。

文璧无奈,只好于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五月,来到大都。次年春天,他才被任命为临江路总管兼府尹。

文璧来到大都时,文天祥还在大都狱中,并且已经知道了弟弟们降敌的消息。为此,他写下《闻季万至》:

去年别我旋出岭,今年汝来亦至燕;

弟兄一囚一乘马,同父同母不同天;

可怜骨肉相聚散,人间不满五十年;

三仁生死各有意,悠悠白日横苍烟。

值得深思的是,文天祥此诗之中,并无明显的指责之意。

文天祥、文璧兄弟俩,这次在大都同处一城,长达一年时间,中间虽未见面,但彼此却曾寄物、通信。

此时此刻,对于两个弟弟降敌,文天祥怎么看?在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正月元日,文天祥从狱中给文璧的儿子、自己的继子《批付男升子》的信中,他有了一个明确的表态:

“吾以备位将相,义不得不殉国;汝生父与汝叔姑,全身以全宗祀。惟忠惟孝,各行其志矣。”

这两句话,文天祥把自己首肯亲弟弟降敌的原因说得很清楚了。

文天祥自己,深受宋朝国恩,又是宋朝状元丞相这样标杆式的抗元人物。若不为宋朝尽忠,则无以面对宋朝亡君,无以面对宋朝遗民,也无以面对自己的人生信条。

文璧、文璋则与文天祥不一样。他们在宋朝的地位不同,影响不同。作为偏处一隅的地方官,在宋朝事实上已经灭亡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也可以选择殉国。但亡宋既然已经复国无望,就算把文家全族的性命,都拼了,都殉了,又有何益?

面对现实,当然只有投降,以保全文家全族的性命,把文家的血脉,传承下去。

历朝历代,文人们对于文家兄弟一死一生、一殉一降的选择,褒贬不一。

褒兄贬弟,是主流看法。元初就有人赋诗讽刺文璧:

江南见说好溪山,兄也难时弟也难;

可惜梅花如心事,南枝向暖北枝寒。

文天祥号文山,文璧号文溪,“溪山”指兄弟二人。诗中的“南枝”、“北枝”,也指兄弟二人,因为文天祥曾写过“江上梅花都自好,莫分枝北与枝南”。至于一“暖”一“寒”,自然是说兄弟二人一死一生、一殉一降的结局了。

就连乾隆皇帝都站出来指责说:“子不知终弟受职,应难地下见其兄”。近代以来论及此事者,更是“叛徒”“汉奸”之声不绝于耳。

但即使是在当时,就有肯定文璧的声音。与文璧同时代的刘岳申,在给文璧写的墓志铭中说:“皇元混一区宇,得忠臣孝子于一门,公与丞相兄弟二人而已”。友人赵彬也说:“文山公死其难,比之比干;文溪公全其宗,亦文氏之微子矣。……故文溪之举,于事得宜,于道得忠,于心无愧。”

是的,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兄尽忠,弟尽孝,有何不可?

事实上,文璧降元之后,于国于家,真的做到了无愧于心。

于国:他历任临江路总管、广东宣慰使司事、宣慰使广西分司邕管等职,为改变战后重建的经济困难局面,救助南宋遗民,尽心尽力:“念广民兵后疮残,凡可以救民于水火与衣冠于涂炭者,尽心焉”。

于家:他设法买回文家祖屋,建立家庙,祭祀祖先;他为文天祥建祠纪念,千方百计找回了流落北方的文天祥妻子欧阳夫人,让她终老家乡;他多方收集、出版文天祥遗著;他代为经理弃官隐居的弟弟文璋的家事;他把母亲的灵柩从广东迁葬家乡;他把流落大都的大妹文懿孙一家接回老家,同时终身供养夫亡家破的二妹文淑孙。“家无宿舂,囊无留帛,亲疏远迩,毕用其情。四方来者,各得其所,愿欲而去。”

只是他在做这一切时,还要背着“叛徒”“汉奸”的骂名。

死易生难。

文天祥的死,虽然当时痛苦,但是一了百了,相对容易,而且青史留名,成为楷模;文璧的生,则一生痛苦,既要身背骂名还要埋头干事,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

千百年之后,我们理解了文璧,也更加理解了文天祥对于亲弟弟降敌的首肯。

前一篇:蒋勋:快感不等于美感 || 后一篇:高中经济与文化案例分享:告别中国式
返回首页 | 返回文化生活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liuwang0303,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