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13055
·昨日浏览总数:23957
·本月浏览总数:165452
·上月浏览总数:261546
·本站浏览总数:29101460
图标链接
  ·首 页校园掠影 → 内容正文
字水宵灯-字水书院-字水中学:追溯字水文化之行(2016-11-09)
点击:126 评论:0 2016年11月14日 12:42 作者:刘旺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前言

重庆字水中学源自“字水书院”,“字水书院”源自“字水霄灯”。在今天重庆长江南岸南滨路上,慈云寺外,有“字水霄灯”景区,还有公交站名“字水霄灯”。2016119日,初冬时节,细雨纷飞,我们来到南滨路,追溯字水文化的起始,感受字水文化的渊源。

重庆有很多著名的中学,他们的学校名称可以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以地域命名,我曾经工作11年的潼南中学,就是以所在地域潼南县(现在已经改为潼南区)命名。重庆大多数区县最好的中学大都是这种命名方式。另一种是数字命名,如1中,8中,11中,18中等,反映了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大一统的管理模式。这种方式割裂了历史与文化的传承,很多曾经以数字命名的学校陆续恢复曾经的校名。还有一种是以文化命名,如南开中学,育才中学,广益中学,兼善中学,聚奎中学,字水中学等。这些学校名称中都蕴含着学校的某种历史与文化的积淀。在这些学校中,字水中学无疑是最有特色的校名,既具有重庆的地域特色,又具有重庆的自然景观,还具有重庆历史与文化的深厚背景。重庆古称江州,是先秦时期巴国故都。重庆地处四川盆地东南部,山地丘陵平坝河谷地貌,长江与嘉陵江蜿蜒流淌,交汇于朝天门,从空中或高处俯瞰,形成天然的篆体巴字,故为字水。自然、历史与文化的融汇,天成字水,无与伦比。

第一部分:字水宵灯

1、字水宵灯景区

站在南滨路“字水霄灯”景区,向北看就是著名的朝天门,嘉陵江和长江交汇在这里,还可以看到江北嘴的重庆大剧院,夜晚的灯光映在江中,形成重庆夜景最美丽的景观。记得小时候学的地理课本,扉页后面有一些彩色的各地景观图片,代表重庆的就是夜景。

清朝乾隆年间,巴县知县王尔鉴说:“渝州凿崖为城,沿江为池,《华阳国志》所谓‘重屋垒居’也,每夜万家灯火齐明,层见叠出,高下各不相掩。光灼灼然俯射江波,与星月交灿。阴晦时更见波澄银树,浪卷金花,终古不能流去。余尝南上涂山,北登一阳观(弋阳观,原江北城内,早已拆除)遥望,光辉灿烂,水天一色。”他诗中写道:“高下渝州屋,参差傍石城。谁将万家炬,倒射一江明。浪卷光难掩,云流影自清。领看无尽意,天水共晶莹。”

“字水霄灯”因此成为重庆“巴渝十二景”之一,历来就是令外来游客旅人称奇的景色。到了今天,由于灯饰工程的不断建设更新,重庆夜景更是让人赞不绝口,尤其是让外地客留连忘返。古时候的“字水霄灯”一景,也因此得以发扬而又光大。要更好地感受“字水霄灯”的迷人景色,可以从长江边的“字水霄灯”处开始,沿着黄桷古道,直上南山,俯瞰“字水霄灯”,更是别有一番体验。步入古道,首先就是历史上喧哗繁华的米市街和下浩里。米市街已经全部改建为仿古的历史文化街区。下浩里正在逐渐开始改建的步伐。

2、下浩老街

从南滨路“字水霄灯”步行探寻字水文化,经过即将拆建的下浩老街。下浩老街还包括下浩正街、觉林寺、米市街、望耳楼、葡萄院等小街。据说,这一地区在清乾隆时期就已经形成街市。这条街连接长江,解放前,龙门浩老码头是重庆一个客货两用码头,从码头去上新街,下浩正街和董家桥是必经之路,再加上巴渝名刹觉林寺也在此地,百年前的下浩一带十分热闹。

下浩老街曾经是到长江边上龙门浩码头的必经之路,陪都时期龙门浩码头就是连接渝中半岛与南岸的交通要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不少小型企业陆续迁入下浩正街,20世纪80年代以前下浩街区一直是南岸长江边上繁华的街道。

如今,随着南滨路的开发,长江大桥东水门大桥的修建,下浩老街曾经的繁华已经衰落。漫步在下浩街头,“拆”及“危险”字样随处可见,重庆这一老街的残存片断,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彻底消失。下浩的改建,重庆城有一段历史将成为记忆,在这条极具重庆地形特色的老街上,遇到许多拿着相机和手机的拍摄者,让镜头为我们留下曾经的记忆。

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文章里,称下浩老街是“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两种人,一种是下浩的原住民,他们保留着老重庆的生活方式;第二种是一群在下浩开茶馆的年轻人,他们为衰败的下浩增添了一抹色彩。

重庆是中国最有性格的城市,它粗粝,磅礴又市井,精巧。下方飘荡着长江码头带来的民间疾苦和沉重,上方残存着民国时期的韵致和风貌。下浩老街在重庆的山势沟壑中保存下来,成为长江南岸旧重庆的标本。

因为要拆建了,因此近段时间下浩老街火了。可以随时碰见在这里拍摄的老人,年轻人,因为在下浩老街,“人们可以找到吊脚楼民居、石板路和沿街叫卖声的重庆”。随着拆建越来越近,在这条老街,下浩里的背后,人类的痕迹慢慢褪去,绿色开始占领那个小小的世界。

从鲜艳的东水门长江大桥回望这片被满目绿色掩映的老街时,你会感觉这个世界有点太不真实。如果你不是刚刚从那里走出来的,你肯定会以为,青瓦绿树包裹下的,一定是一个郁郁葱葱的社区,而且极富江南诗意。但当你真正走过下浩老街后,那些包裹一切的绿色在你眼里完全失色,留下的只是一种怅惘,一种无可解脱的怅惘。

3、黄桷古道

为感受“字水霄灯”的魅力,从长江边沿着黄桷古道上行,无意中体验到下浩这条老重庆味道的老街,那种历史的沉淀,文化的鲜活,成为心中曾经的家园记忆。分布在老街中各处的黄桷树,发达的根部盘根错节,依然显示着它强大的生命力。

南滨路上,从“字水霄灯”,到“龙门皓月”,再到“海棠烟雨”,构成南滨路极富重庆地貌特色的历史文化景观。从龙门皓渡口,有一条蜿蜒的青石板大道,可以到达黄桷垭,这就是著名的黄桷古道,它也是通往川黔的主干道。

该路始于唐宋,自此人群熙攘,热闹非凡。黄桷古道的精彩段落,也是历代名人常经之地,曾留下丰富的题刻和诗词。抗战期间,入缅作战的部分军队也经此古道而过,足见其当年重要的交通作用。 在黄龙公路通车之前,也是重庆市区与黄桷垭的重要联系道路。

漫步在青石板路上,青石板山径两侧一路数百年古老的黄桷树,虬枝粗干。树荫下青石径被往来人磨得水亮。冬日的小雨淅沥,烟雨朦胧,古道雨静,意韵天成。

黄桷树是重庆的市树,在重庆随处可见到一道独特的景观:黄桷树粑在石坎、石崖、城墙上生长,它的根系盘根错节地紧紧扎进石缝儿里,屹然而立。重庆夏季炎热,枝繁叶茂的黄桷树如一把巨大的绿伞,遮挡炎炎烈日,老人围坐在黄桷树下抽烟、喝茶、摆龙门阵,细娃儿在一旁追逐打闹……这种早已融入重庆人生活的独特的悠然景象,是黄桷树给予重庆人最慷慨的馈赠和重庆人的幸福。

1978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里只有“黄葛树”,“黄桷树”纯粹是地地道道的“重庆制造”。重庆地方话中“角”与“葛”读音一样,重庆人想当然地认为树木名称都应加个“木”旁,于是就有了“黄桷树”。叫“黄桷”的地名在重庆也比比皆是,颇为响亮的有黄桷坪、黄桷垭、黄桷峡、黄桷渡等等。这些地方的得名,基本上都是与黄桷树分不开的。

黄桷树强大的生命力,是重庆历史与文化的见证。在今天字水中学本部(盘溪校区)的校园里,原来的学校已经改建为全欧式的中学校园,唯一的留存就是一颗依旧枝叶茂盛的黄桷树。

4、黄桷垭镇忆三毛

在上新街到南山的盘山公路修建之前的千年岁月里,重庆城去綦江、贵州,要从南岸海棠溪的山道往上爬,道两旁长有很多的黄桷树。爬上一个山垭口后,更有一棵非常大而古老的黄桷树,川黔商贾、脚夫、行人必在此歇脚,因而这个山垭口被称为了黄桷垭,爬上来的这条山道原为老君坡,后来也改称黄桷古道。黄桷垭因此聚集了人气,渐渐繁荣起来,就有了黄桷垭镇。著名作家三毛和作曲家施光南就出生在黄桷垭镇,童年时曾在这里嬉戏玩耍。

黄桷垭正街也面临拆建,很多门前贴有房管局的危房牌,拆迁征收办公室的牌子屹立在街上。会改建成为什么样子呢?重庆城又一段成为历史的记忆。黄桷垭正街是一条普通的老街,很窄,两边基本上是一些一两层的老房子,一直没留心一间“黄桷垭正街130号”的房子。后来在网上知道,居住在台湾的中国著名作家三毛出生在这里。其实三毛是否生活在这个房子里,当地人也不清楚,也有说是176号,房子已经破烂不堪。还有说是145号,因此今天走在街上,看不到任何关于三毛故居的标志和指示。不过,这条街曾经有三毛就是最好的见证了。抗战期间,三毛的父亲陈嗣庆不愿意生活在上海沦陷区,暂别怀孕的妻子来到陪都重庆。三毛的姐姐陈田心出生以后,三毛母缪进兰也辗转来到重庆,一家住在了南山黄桷垭镇。1943年,三毛在出生,为了表达对和平的期盼,陈嗣庆为她取名“陈懋平”。三毛开始学写字,学不会那个“懋”字,每次写名字时都跳过,写成“陈平”。父亲只好让步,这样三毛给自己取了名字,当时才三岁。

在那个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出去旅游的时代,三毛以自己的经历和文字为我们塑造一种心仪的人生,于是三毛以其特立独行的作品与人格气质,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精神生活,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美好记忆。

站在黄桷垭口黄桷树下向外眺望,清晰可见山下宽阔的江面,仿佛一条玉带蜿蜒环绕。幼年的三毛,定然也时常站在此处,遥遥眺望,满心欢喜,也只有这般广袤的景象,能让她小小的心灵拥有了洒脱的胸襟,写出那些跃动自在的文字。1990年的秋天,三毛计划回重庆去看看,临行前曾对好友张拓芜说道:“说不定我就不回来了。”来到黄桷垭之后,她寻到当年居住过的老屋,在院前站立了很久,拍下一些照片后离去。重回故居,三毛心中作何感想,如今已无从得知,但她一定还记得童年那首歌谣:“黄桷垭,黄桷垭,黄桷垭下有个家。生个儿子会打仗,生个女儿写文章。”三毛笔下有这样一段文字:“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我想,这棵树,一定是黄桷树。

黄桷树正像重庆人———善于在最不适宜生存的地方生存,八年抗战,重庆就如黄桷树一样坚韧顽强没有在日军的狂轰烂炸中屈服,坚持到最后胜利。黄桷树是重庆人的精神象征:有耐力、有骨气、逆境生存、适应性强、即死即生……

5、天下夜景在渝州

观看字水霄灯的最佳地点在南山,这里建有专门观看重庆夜景的一棵树观景台。字水霄灯是重庆巴渝十二景中最具有重庆地域与历史韵味的自然与文化名片。以字水霄灯为名的重庆夜景之所以美不胜收,得益于重庆城的地形及建筑形式。重庆城建在一座山(华莹山之支脉歌乐山一余脉)上,两江环绕,城在山上,山在城中。街道建筑依山就势,叠屋重居,与平原城市如成都来说,重庆城就是一座“立体”的城市。

这么一座“立体”的城市,建筑依山就势,层次分明,本来就让人神往了。一到了夜间,万家灯火,两江流彩,岂能不让人赞叹?你看,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带火帆樯斜背郭,上灯楼阁半衔山”,这山城夜景就让人陶醉了。更何况那“灯火万家悬一叶,秀色重重真可餐”了。这秀丽的重庆夜景,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肚子,带回家中去,然后吐出来慢慢观赏、慢慢把玩。

文人墨客们,面对这“满城霓虹两江灯”的瑰丽夜色,不禁诗兴大发。眼见这“夹岸波灯人隐见,横江烟雾月朦胧。”的美景,必定要登上城楼,“乘月欲穷千里目,隔江遥见万家灯。”去体验那“楼台高下光相荡,烟雾横斜气自蒸。”的感觉,去观赏那“一亭明月双江影,半槛疏光万户灯”美景了。

清人周开丰,是康熙举人,他把重庆城的夜景比作“神灯”,他赞颂“字水霄灯”,说:“绕城皆是水,不夜自为天。星系青天上,灯明绿水前。光辉饶灿烂,波浪共澄鲜。谁诧姚江客,神灯作记传。”

清人奉节知县姜会照,来到重庆,见到如此夜景,不禁叹道:“万家灯射一江连,巴字光流不夜天,谁种榆河星历历,金波银树共澄鲜。”

清乾隆川东道台张九镒也有诗赞重庆夜景,他说:“结字不用书,江形会意领,日夕万家灯,银树翻波影。水月与镜花,静者发深省,何如不夜春,一片光明锦。”

自从重庆有了电灯,重庆城的夜景更加明亮、更加好看。尤其是这近二十年以来,重庆城进行了大规模的灯饰工程建设并不断地更新,城市夜间扮得更加靓丽。现在,每到夜晚,众多外地游人来到南山一棵树,观看难得一见的重庆夜景。面对重庆城艳丽的景色,人群中时不时要爆出一阵阵惊呼。他们对这满城灯火,一江霓虹,流光溢彩的城市,比作梦幻中的天上人间,让他们久久不愿离去。

“天下夜景在渝州,万家灯火不夜城。”天上星、水中月、人间灯,天地一色,恍如仙境。谁人能辨何处是水?何处是岸?

两江夜游,一直是外地人来重庆特别钟爱的一种形式。有游人对重庆城,对重庆城的夜景赞叹不已,写道:

银盘高悬,繁星闪烁,朗朗夜空,一朵白云轻轻飘过。

宽街窄巷,危城吊楼,三千年里,历史往城门洞穿过。

一门朝天,两江汇合,流光溢彩,灯火从江水里流过。

山上的城,水中的市,满城霓虹,我们在梦幻中走过。

重庆的夜景,必将在未来的时候更加璀璨,“字水霄灯”,也因此会更加灿烂辉煌。

第二部分:字水书院

“字水霄灯”作为重庆最具有地域和文化特色的景观,是外地人到重庆后最具有震撼力的记忆。“字水”这个词是重庆自然与地貌文化的象征。1816年字水书院在通远门附近莲花池创建开讲,成为重庆城区又一所著名书院。岁月流逝,字水书院的遗址如今何在?2016119日,在南岸走过“字水霄灯”的体验之后,我们来到渝中通远门,寻找字水书院的历史记忆。

1、通远门

三千年巴渝文化,留存至今的历史文化遗迹有多少?对城墙文化而言,重庆古城九开八闭17座城门,历600年沧桑变迁,如今只剩下通远门和东水门两座。东水门空余城门,只有通远门还残留着一段城墙,硕果仅存。 钻七星岗通远门洞子到较场口,这是重庆人到解放碑走惯了的老路。

古重庆城有城门九开八闭共十七道,应“九宫八卦”之象而筑以示“金城汤池”之意。通远门位于正西面,是重庆城唯一的陆门,是通往外地的陆路起点,故称“通远”。

通远门的前身为镇西门,基址为三国建兴四年(公元226年)蜀都护李严修筑的江州城墙和南宋嘉熙二年(公元1238年)彭大雅为抗击蒙古铁骑修筑的石基构造墙。现存的城墙及城门遗址为明洪武年初,戴鼎在原有城墙的基础上修筑的石砌城墙。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战乱动荡,通远门城墙在风雨中矗立了六百多年,默默的见证着重庆城历史发展的轨迹。

公元226年,三国时期蜀后主刘禅建兴4年,大都护李严移护江州(重庆),护筑新城,新城周围16里,范围到今通远门。重庆通远门自建成以来发生过两场惨烈的战事,在通远门的浮雕上有相关记载:张珏死守通远门。公元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在钓鱼城战死后,蒙军退回草原,1271年,忽必烈建元,1276年攻入临安南宋灭亡。1278年强攻重庆,守将张珏抗击元军,血溅通远门。张献忠破通远门。公元1644年,明崇祯17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率60万军马,围攻重庆。经6天激战,终攻破通远门,占领川东要塞。特别是后一场战争,由于死伤过多,使通远门外七星岗一带由此成为“乱葬岗”,这就是后来《重庆歌》里“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述说的一段重庆掌故,到如今在重庆人划拳行酒令时还有“七星岗闹鬼”一说。

如今的通远门如同一个历经沧桑的传奇老人般平和而持重地伫立,尽管属十他的激荡岁月已经随历史长河而流过,但经过修缮的通远门已成为重庆一处重要的历史文化坐标:老城墙左边,14个身穿盔甲的士兵手持兵器,呈攻城状;城墙上方,守城士兵手持巨石誓死卫城。触摸城门的凹凸砖石,仿佛还能问到那一段段历史中,给寻古者无限遐想。

2、打枪坝

通远门比较有名气,莲花池是否存在还是未知数,所以寻找字水书院历史印迹的行动就从通远门开始。通远门现在经过修缮,已经成为不错的景点。通远门连接着鼓楼巷,现在打造成为历史文化街区,沿着这条小巷前行,后来才知道走到了去莲花池的反方向。不过这条路上却有许多重庆历史的记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三一惨案纪念雕塑。沿着鼓楼巷继续前行,可以看到打枪坝广场以及水厂的古老建筑。

打枪坝水厂是民国时期修建的重庆市第一座正规大型自来水厂。1927年春,“重庆商埠督办公署”成立了重庆自来水厂筹备处,因打枪坝地势开阔,处在重庆城最高处,可依靠自然高差向城区供水,故水厂选址打枪坝。取水口选在大溪沟嘉陵江边。水厂设备购置,委托德商西门子洋行办理。至1932年初,水厂基本建成。19342月,打枪坝水厂实现向城区正常供水。

打枪坝水厂建有一座高耸的水塔,成为水厂的标志。塔身造型优美,西式风格,建材通体是“漂亮的石头”,建成至今80余年仍在使用,成为重庆城市最早的地标性建筑。如今,这座塔仍是城市风景的一部分,尤其在石板坡长江大桥上,看得十分清楚。除了水塔,水厂水池、值班房、水质化验室,以及职工住房也是条石建筑,相对于当时重庆广泛采用的竹木夹壁房子,既节省费用,又牢固耐用,成为当时山城一景。这是本市资深文史学者何智亚的发现,是“打枪坝水厂”设计者,留学德国工程师税西恒,给现代重庆人留下的遗产。

税西恒1912年考入德国柏林大学机械系,1919年回国。其间,税西恒对西方石质结构建筑留下深刻印象,回国后主持打枪坝水厂设计建设中,决定就地取材,建造石房子。税西恒担任水厂建设总工程师,为重庆第一座大型现代水厂作出了重要贡献。1935年,出任重庆大学工学院院长。194654日“九三学社”在重庆成立,税西恒是九三学社创始人之一。新中国成立后,税西恒先后任重庆自来水公司代经理、总工程师,重庆市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等职。1980年病逝,终年92岁。有关部门遵税西恒遗嘱,将其骨灰安葬在打枪坝水厂水塔旁,并立碑纪念。

税西恒与重庆第一座正规大型自来水厂,给“打枪坝”三个字,落下重重的一笔。

“打枪坝”是通远门到水厂之间的一块坝子,三面是古城墙,城墙下是鱼鳅石、石板坡和四川省第二监狱(筹建于1917年,1937年开始关押犯人,现为重庆市看守所),城墙以上,是一大块平地,呈喇叭口状,窄处只有几米。由于最窄处形似乌龟尾巴,旧时地名叫“龟尾巴”。平地由龟尾巴向通远门城门和领事巷方向延伸,逐步变宽,形成重庆城城墙以内,地势最高,面积最大的一块坝子。清代此处设有驻军炮台,由于坝子宽阔,清兵演练射击亦在此处,枪声盈耳,故名打枪坝。

1927331日,中共重庆地委和国民党左派省党部为了声讨帝国主义在南京的罪行,在打枪坝组织召开了重庆市民万人反帝大会,拥护武汉国民政府出师北伐。在会场,四川军阀刘湘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命令重庆警备司令王陵基派军警特务向群众开枪,当场打死300余人,重伤者700800人,在会场上拥挤践踏而死伤者数千人,造成空前的大惨案。“三·三一”惨案纪念碑,一个高举着的大拳头的样子,设于1987年,位于通远门门洞边。

3、领事巷到山城巷

通远门的背后,紧邻鼓楼巷,有一条街名领事巷。时光倒回100多年前,1890年,根据《烟台条约》,重庆开放成为商埠,1891年开始,美、英、法、日、德等国相继在重庆开设领事馆,到1900年,为了便于集中办事,清政府把山城巷的上半段划给了各国领事馆,下半段给了法国 的天主教会。于是,在这个老外云集,领事馆扎堆的地方,领事巷由此得名。解放后,到文革的时候除四旧,领事巷又改名叫了山城巷。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也没有有效的保护,这一带原有的领事馆和一些有价值的老建筑,几乎消失殆尽,剩下的几个老建筑,也是涂有表面,就像个衣着华丽而沧桑的老者,却早已遗忘了时光。

1890年,英国在重庆率先开设了领事馆,当时的选址是方家什字麦家院子,这是英国在重庆设立的第一个领事馆,也是列强们在重庆设立的第一个领事馆。到1900年,随着英国对四川、重庆的贸易不断扩大,办事人员不断增加,原有的领事馆已经不能满足需要了,于是英国人在通远门内的领事巷建立了新馆。

1900年,清政府把山城巷的上半段划给了各国领事馆,下半段给了法国的天主教会。法国人在1902年的时候在这里修建了仁爱堂医院、教堂、修道院和神父住房。1944年,仁爱堂医院又改名为陪都中医院(市第一中医院前身)。

仁爱堂建在山城巷的制高点上,俯看着长江,如果坐车从重庆的石板坡站经过的话,沿江的山脊上立着十字架的灰色建筑就是仁爱堂。不过你现在看到的仁爱堂并不完整,当年的仁爱堂医院已经被拆掉了,剩下的只是当年仁爱堂的部分建筑,以前属于方济各女修会的修女楼,现在是天主教爱国会开办的敬老院。

站在仁爱堂的门前,看着那因为年代久远而变得黑蒙蒙的砖墙,屋子上圆弧型的窗,还有那安静的院落,心里有些湿漉漉的温暖和亲切感觉。虽然不是教徒,只是在红尘中虚度着时光,找寻着自己的信仰,但此时的我们却也喜欢上这里带给我的温暖宁静感觉。

仁爱堂谢绝参观,不过站在大门,依然可以想象着1902年的某一天,金发碧眼的法国人在庄严肃穆的仁爱堂主持敬拜,十字架上缠绕着深深的信仰,感恩的心在激烈的跳动,人群开始默默的祷告、忏悔。大厅一角突然响起纯净的钢琴吟唱的赞美诗,仿佛天籁,优雅的琴声正在歌颂着主的慈祥,如《圣经》所写:唯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肃敬静默。

这里曾经也是重庆中医学校的校址,不过如今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断壁残垣上,重庆中医学校门诊部的字迹依稀可见。二十多年前,为亲人治病曾经经过无数周折,找到位于狭窄山城巷的这个门诊部。现在学校早已合并成为重庆医科大学的中医学院。

重庆是一座山城,而山城巷可谓老重庆味道浓郁的一条小巷。在寻找字水书院的途中,无意中来到了这里,感受到了重庆山城地貌的历史见证。山城巷原名天灯巷、天灯街。此巷上口是法国传教士修建的仁爱堂和仁爱医院。1900年法国传教士在此巷坡上立杆点灯为路人照明,由此得名天灯巷。1972年更名为山城巷。

山城巷是一条长长的石梯道,从南纪门起,石梯顺着城墙内侧朝通远门方向一直上到领事巷。山城巷中段有一条支巷,支巷里过去有体心堂、城南女工社、成德女中学校。山城巷上口就是有名的仁爱堂,1929年《重庆市区地形图》上标注有“法国医院”和“法国领事府”。

4、山城步道

连接重庆上下半城的山城巷有两个主要出口,一个在上半城,一个在下半城。从中兴路出城方向的公交站往下约50米,就能够见到一个上书“山城步道”的小门,进门就能够看到山城巷的路牌,沿路牌标识的“体心堂”方向往左走,就进入了山城巷。

进入山城巷的序幕是一坡长长的石梯坎,而之后见到的民居建筑,简直就是重庆城市山地建筑的袖珍博物馆了——典型的吊脚楼、因地制宜的四合院、古老的石朝门、因陋就简的“抗战房”以及具有海派风格的石库门建筑,在这里都可以看到。最洋气的恐怕就是名叫“厚庐”的石库门建筑,它的门口有一块黑底金字的牌子,上面说明:抗战时期,由于国民政府的统治中心移至重庆,大批政府要员、军阀、买办、地主等达官贵人也云集陪都,他们大肆修建公馆。这些官邸建筑虽然量不大,但做工考究,与当时的普通民宅形成鲜明对比,在建筑风格上有的模仿外国小住宅形式,有的还有地方建筑特点。此宅为抗战时期,四川军阀刘湘下属蓝文斌师长官邸,具有上海石库门建筑的特点。

蓝文斌出生于四川资中,自1912年从蜀军将弁学堂毕业到1931因“行为不法”入狱,其活动范围大都在川渝一带。1938年获释后即退出军界下海经商,1947年曾当选国大代表。

从建筑目前的格局看,原来应该是两层,第三层是后来加上去的。它是名副其实的“厚庐”,从正面看,开间不大,进深却了得,转到小楼的后面,还看到一个不小的院落,石砌的门楣上,也刊刻着“厚庐”二字,与前面石库门上的字应该出自同一手笔。

沿着山城巷拾级而下,时而是民间相拥的小巷,时而是一面为老城墙的半边街,极具特色。

每每穿进一条与主道垂直的狭窄小巷,里面都别有天地。一扇看上去年深日久的石朝门上,四个阴刻的大字已模糊不清,看了半天,连猜带蒙地读着“长乐永康”,想必也是当时的主人对未来生活的愿景吧。而如今,刻在石头上的文字尚且如斯,曾经的悲欢离合,也早已被岁月磨平了吧。

在石板坡长江大桥上,就能够望见前面不远处的悬崖绝壁上,有一片如城堡似的建筑群。尖尖的房顶上,隐约可见有一个十字架,更添几分神秘与异国风情。

这里,就是仁爱堂,分教堂与医院两部分。如今,经过翻修的教堂依然还在,而当年以法式建筑为主的仁爱医院,绝大部分已拆除,只有矗立在残垣断壁间的塔楼还在,二楼拱形的窗户里还保留着精致的菱形木格窗花,与弧形窗台上的花瓶式栏杆和窗户之间的罗马柱装饰相映成趣。仿佛一个迟暮的美人,伫立于荒草与瓦砾之中。

历经百年风霜,除神父楼、经堂仍做保存,作为渝中区仁爱敬老院使用外,如今,其余建筑群均被拆除。山城巷正在走向拆建中,看到到处写着拆字,我拿着手机不断拍照的时候,遇到好几全外地口音的游客,其他有人以为我是拆迁办的,就对我说,这么好的建筑,别拆了再建,保留老重庆的东西多好。我无语,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老建筑的保护如此的苍白乏力?四周注目,只看见夕阳之下,曾经的拱廊、塔楼、罗马柱已化作断壁残垣,爬满蔓藤。

一边是百年老街,一边是无敌江景,渝中区中兴路,区法院旁,立有一座石坊,上书大字“山城步道”。拾阶而上,向左走过一个转角,透过翠绿的黄葛树枝丫,便和一溜砖墙老房子不期而遇。脚下这条道路正是“天灯巷”,又名“天灯街”。

相比下半城老街与老街的交错连接,山城巷很特别。老街依山而建,越往前走地势越高。其中一段恰巧在悬壁外侧,少了建筑物遮挡,举目便是滔滔长江。

阶梯尽头的仁爱堂占据着重庆老城的制高点,站在那里,长江、南岸、珊瑚坝尽收眼底。由于紧邻领事巷,周边还曾住过不少外国人,留下诸多抗战故事。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文学家郭沫若在诗作《天上的街市》中,以柔软的笔触,为世人谱写出一曲清朗隽美的夜歌。地上有星一样的灯,天上有灯一样的星,两者交相辉映,点亮如水夜色。这般美景可不仅停留于书本,在重庆,的确有一条“天灯巷”,这就是现在的山城巷和山城步道。随着时代进步,家家户户有了电灯。当夜幕降临,老房子里透出暖融灯光。站在对街,抬头望去,点点灯光汇成线,沿山脚蔓延至山顶,似乎通往天际,倒有一丝浪漫的味道。

重庆因为到处都是山,上坡下坡很多,所以这种步道随处可见,也成了重庆的标志建筑。步道是重庆山路的缩影,所谓步道其实就是一些依山而建的人行道路或者栈道,重庆有很多步道,其中最值得去体验的就是第三步道。既可以感受重庆山城的爬坡上坎,更可以远眺长江,以及石板坡长江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的壮美风光。

山城步道几个字已经被绿色植物覆盖,一节一节的楼梯好像无限蔓延,两边是重庆的老房子,偶尔还有小孩子在步道边嬉戏,还会有传统的“棒棒儿”经过,一步一步向上走,感觉生活平静而美好。

正是在这里,我碰见了一位老者,向他打听莲花池以及字水书院的情况。老人告诉我,莲花池在他童年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现在变成了一座大楼。不过莲花池这个地名仍然存在。至于字水书院,从来没有听说过。虽然没有得到字水书院的信息,但是莲花池的名字,让我们满怀着一种希望。

如果你想看看老重庆的生活,想欣赏两江风景,想避开拥挤的游客,如果你体力还不错,那么山城步道绝对是最佳选择。

5、莲花池

山城步道遇到的老者热情地介绍莲花池的情况和位置,按照他的指引,又回到通远门,往朝天门方向前行不远,果然看到莲花池的标志牌赫然立于街边。在这里现在最著名的文物建筑应该就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了。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是一个在中国长期坚持反日独立运动的流亡政府。为二战时在中国境内惟一的外国流亡政府。

韩国临时政府19194月在上海正式成立,并制定了《大韩民国临时章程》。随着中国抗日战争的爆发,长期在中国艰苦从事着反日独立斗争的朝鲜革命者认为,"朝鲜民族空前绝后的独立更生的大好时机"已经到来。在中国全民抗战的感召下,为了实现朝鲜独立的目标,他们纷纷投身于中国的抗战事业之中。韩国临时政府也在镇江恢复了公开的活动。

随着国民政府西迁重庆,韩国临时政府派驻重庆的代表和部分家属,于1938年春到达重庆。19392月,韩国临时政府主要领导人金九等抵达重庆。次月,临时政府领导机构的全体成员从镇江,经长沙、广州、柳州等地辗转到达重庆远郊的綦江县沱湾镇,于19409月,又移住巴县土桥乡屏都镇。韩国临时政府在屏都住了长达四年之久,除租用部分办公用房外,还自己修建了礼堂和宿舍。

由于屏都离市中心较远,韩国临时政府极感工作不便,便在市中区七星岗莲花池街租了一处行馆(现为莲花池38号),稍加修建后,于1945年初迁往该处办公,直到临时政府离开重庆。该处行馆为四幢楼房,有防空设备。

以韩国临时政府迁渝为标志,重庆成为抗日战争时期朝鲜流亡志士从事反日独立运动的中心,他们认为:"中国的抗战首都--重庆,是目前我们朝鲜独立运动的政治中心,因为在这里有临时政府、光复军司令部以及各党派的最高领导机关。"抗战期间,先后在重庆活动过的有10余个朝鲜党派团体。由于有一个公开而安全的环境,并得到国民政府多方面的支持,韩国临时政府在这里从事了大量的重要活动:朝鲜各党派合作的局面初步形成,韩国光复军的正式组建,争取国际承认的重大努力等等。这些活动成为朝鲜反日独立运动和中朝关系史的重要组成部分。重庆成为中韩两个国家的首都,战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194599日,在汉城总督府举行了日本投降仪式。10月下旬,陪都各界纷纷举行各种仪式,欢送韩国临时政府成员回国。115日上午9时,韩国临时政府部长以上人员及秘书侍卫29人分乘两架专机离开重庆,经上海回国。为感谢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金九在起飞前发表了《致中华民国朝野人士告别书》,称:"抗战八年来,敝国临时政府随国府迁渝,举凡借拨政舍,供应军备,以及维持侨民生活,均荷于经济百度艰窘之秋,慨为河润"

现在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馆址,是原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中国时期的最高权利机构所在地,占地约13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770平方米,五幢复原陈列楼房,以砖木为主要建材,在保留原建筑的基础上,最大程度地按原貌恢复了当年韩国临时政府办公遗址风貌。馆内现有陈列展厅284平方米,复原陈列房间21间,陈列实物468件,文物资料150件。免费开放。

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巴县知县刘德铨倡建字水书院,乡绅周钟、周镛将自家园地即莲花池捐出作为字水书院院址,再加上十三士绅捐赠,字水书院正式开讲,这个曾经以美丽的莲花和清净的池水留给人们美好记忆的地方,书声朗朗,带给人们对教育的关照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字水书院经过百年发展,随着社会有古代转向近代,书院成为历史的记忆。今天莲花池附近的大多数老者也已经不记得曾经在这里有书院的记忆。

如今站在莲花池,早已找不到曾经的池子和书院的任何痕迹,百年前莲花盛开的池子,现在已经建起高楼大厦,尽显现代化的气息,只有韩国临时政府遗址依然保留着老建筑的风貌,供往来的人们发思古之幽情,感叹岁月之流逝,人生之多变,沧海桑田,人是人非,唯有“字水霄灯”的美景依旧景耀我们的眼球,字水文化的传承依旧敲击我们的心灵,悄然之间,字水书院已经拥有200年的过去,我们期望着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字水文化继续通过字水霄灯,字水中学得到弘扬和光大。

第三部分:字水中学

重庆16中,重庆45中,重庆76中,重庆124中,……组建成为今天的字水中学。字水文化又将以怎样的方式继续前行?

前一篇:已经是最前一篇 || 后一篇:字水文化(二):字水书院
返回首页 | 返回校园掠影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liuwang0303,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