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13160
·昨日浏览总数:23957
·本月浏览总数:165557
·上月浏览总数:261546
·本站浏览总数:29101565
图标链接
  ·首 页思想视野 → 内容正文
王阳明:格竹-悟道-明心
点击:308 评论:0 2016年10月25日 10:31 作者:刘旺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1905年,日本军神东乡平八郎,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大败俄国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日本天皇为其举办庆功宴。在众人一片夸赞之声中,东乡平八郎高举起一块腰牌,上面写着七字:一生俯首拜阳明。

1917年,24岁的毛泽东,读罢王阳明的心学后,慨然而生经略四方之志,下笔一挥而就《心之力》,湖南一师老师杨昌济惊叹其文之气概,在满分100之上另加了5分。

同年,一名叫蒋志清的青年,车中闷坐无聊,“深思看阳明格言”,突有所悟,全身一震,遂将“志清”之名改为“中正”。“中正”出自王阳明心学之“大中至正”。蒋中正之字号,正是“介石”。王阳明何许人也,为何让众多豪雄敬佩不已?

1481年,王阳明的王华参加殿试,没想到竟然高中状元,留京为官,担任翰林院修撰。第二年,他让家人赴京同住。王阳明便随祖父王伦一同前往。祖孙二人途经镇江金山寺时,一帮文人听说状元之父来了,遂设宴款待,想见识一下王伦之才学。

王伦冥思苦想,吭哧半天,就是琢磨不出一首好诗来,尴尬之际,11岁的王阳明站了起来:“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扬水底天,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此诗一出,震撼全场。

众人震惊之余,便想:“定是王伦早已作好,然后故意作不上来,让孙子出来震慑我们。”文人们见窗外月色皎洁,便让王阳明以“蔽月山房”为题再赋一首,王阳明略微沉思后,昂首吟诵:“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山小月更阔。”慑于其诗之境界气魄,众人齐声叹服。

到了京城,王阳明开始接受系统教育。

12岁那年,一次课堂上,王阳明一本正经问先生:“人生何谓第一等事?”

先生回答:“像你爹一样,读书登第是也。”

王阳明道:“恐怕未必是读书登第。”

先生反问:“那你觉得何为人生第一等事?”

王阳明说:“做圣贤!”

王华闻之此事,拍桌而起:“狂妄之极。”

王阳明15岁那年,父亲带着他去了一趟关外,让其领略辽阔的草原和大漠。没想到一回来,王阳明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几天后,他拿着奏疏找到父亲:“我已写好平安策,请转交皇上,我愿出关,讨平鞑靼!”王华把奏疏一扔:“无知之极,狂妄之极。”

1489年,王阳明带着妻子回老家余姚。途经广信时,他去拜访了理学家娄谅。“怎样才能成为圣贤呢?”娄谅答:“朱圣人的书中有答案。”回到老家,王阳明便开始研读朱熹之学。

在那个年代,朱熹是仅次于孔子的第二大圣人。他的《四书集注》是科考指定教材,他的思想被公认为“天下之真理”。朱熹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叫做“道”。道,就是天下所有规律的总和,洞悉了道,就可以洞悉世间一切。如何才能悟道?朱熹说:格物致知。格,就是琢磨的意思——只有不停地格物,与事物亲密接触,才能明白其中包含的“理”。

21岁那年,读完朱圣人之著作后,王阳明邀请朋友一起到家中“格竹”。两人坐在院中一棵翠竹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竹子,希望参透竹子的变化玄机,掌握时间万物的变化规律。

格了三天三夜,朋友砰一声晕倒了。格了七天七夜,王阳明也砰一声晕倒了。苏醒之后,王阳明长叹:“圣人之说可疑也!”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王阳明开始全面怀疑朱熹之学。

有一次,他游览杭州虎跑寺时,看见一位僧人正在打坐,据说其已不视不言三年。王阳明绕着和尚走了几圈,冷不防一声大喝:“这和尚终日口巴巴说甚么!终日眼睁睁看甚么!”不知是禅机还是什么触动了和尚,他竟然睁眼“啊呀”了一声。

王阳明盯着他:“家里还有何人?”

和尚答:“还有老母。”

王阳明问:“想念她吗?”

和尚没有即刻回答,良久之后,

才满脸羞愧地说:“怎能不想啊!”

这句回答,让王阳明顿陷沉思。朱熹把世界分成两块,一块叫“理”,一块叫“欲”。他认为“理”存于万物中,但“理”有一大敌,那就是“欲”。所以“存天理”,就必须“去人欲”。

经历此事后,王阳明意识到:人之欲望,永远屹立于天地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泯灭。朱圣人之学说不符合人性。

这两事对王阳明打击甚大,其做圣贤的理想就此破灭。从此,他开始沉迷于五件事:“任侠、骑射、词章、神仙、佛事。”

1499年,28岁的他考中进士,当上了刑部云南清吏司主事,一个正六品的官,从此步入仕途。

1505年,正德皇帝继位。其荒淫无道,整天与太监混在一起,太监刘瑾狐假虎威,大坏朝政。

1506年,戴铣、薄彦徽等人上书皇帝,要求严惩刘瑾一伙,结果反被打入死牢。任兵部主事的王阳明出于义愤,冒死上书,请求释放戴铣等人。结果被刘瑾重打四十大板后,贬去贵州龙场驿当一名没品级的驿丞。

尽管这样,刘瑾仍不想放过王阳明,他暗中派人尾随王阳明,准备在其赴任途中将他害死。王阳明发现有人暗中跟随,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把衣物留在钱塘江边,留下遗诗:“百年臣子悲何极,夜夜江涛泣子胥。”制造了一幕投水自杀的假象。追杀者方就此“掉头而去”。

贵州龙场驿,荆棘丛生、人烟稀少,王阳明只好栖居山洞,亲手种粮种菜。经此一役,他对功名利禄不再挂怀。惟有生死一念,横亘于心。他凿了一副石椁,日夜澄默端坐其中,自誓:“吾惟俟命而巳!”,

一天深夜,一声大笑破空而出,打破了夜间山谷的宁静。王阳明从山洞狂奔而出,大呼:“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

王阳明顿悟的“道”,是吾心之道,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本心”,这一本心实际也就是我们生命的本原。

我们之所以具有各种各样的生命活动,如感知外物、分辨善恶、判断推理,就在于我们具有这样一个“本心”。

所以说,圣人之道原本就存于每个人心中,故不必向心外去求什么,“吾心即道”,求理于吾心,就是“圣人之道”。

王阳明就此开启“心即理”的心学命题,一门伟大的哲学——“心学”就此诞生。

这门学问,后成为无数豪杰的指明灯,也使王阳明之名超越所有帝王,与孔孟朱并列,而永垂不朽。

王阳明龙场悟道后,困扰他20年的苦闷迎刃而解,其之心境也顿时豁然开朗,种菜之余,王阳明便开始授课,因俗化导,为民众讲解其心学。

心学境界阔大而又接地气,所以四方民众及学子常来听学,王阳明之声名便不胫而走,很快,朝廷上下就无人不知王阳明了。

1510年,王阳明被任命为庐陵知县。一到庐陵,王阳明就抓获了一个大盗。

大盗摆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要杀要剐随便,道德廉耻之话少说。”

王阳明说:“好热,把外衣脱了,我们再聊。”

大盗说:“脱就脱!”

过了一会,王阳明说:“实在是热,把内衣也脱了吧!

大盗说:“光膀子是常事,没什么大不了。”

又过了一会,王阳明说:“把内裤也脱了吧,一丝不挂更自在。”

大盗赶紧摇头:“使不得!使不得!”

王阳明说:“你死都不怕,却怕一条内裤,说明有廉耻之心啊,我是可以跟你讲道德廉耻的!”

大盗折服,乖乖认罪伏法。以心学为本实施开导教化,庐陵县政风民风很快为之一新。“心学教化”加“善政辅佐”,六年间,王阳明一路高升,1516年,他竟然当上三品大员——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奉命巡抚赣闽湘粤四省交界地。

为何让他巡抚赣闽湘粤四省交界地?因为这四省交界的山区,盛产一种特产——土匪。

山民暴乱,占山为王,拟官僭号,攻城掠地,危及政权,成为一方大患。

上任后,王阳明并没仓促出兵,而是推出了三大举措。

第一:“八府一州”立刻分析以往剿匪战例,摸清山贼详情。

这一分析,立马发现一个惊人巧合:每次官兵出击,不是扑空就是遭遇伏击。

“官民之中,必有内贼。”

王阳明得出结论。

第二:“八府一州”立刻挑选骁勇之人担任民兵,日夜操练。

“强化剿匪的武装力量。”

第三:推行“十家牌法”。

“每十户人家编为一牌,互相监督,知贼情而不报,将被治罪。”

三策一推,王阳明就准备出手了。

一天,王阳明发布消息:“各军营做好准备,明日将出兵剿匪。”第二天,大家束装而待,可是等到天黑也不见命令下来。

原来,这是王阳明设下的计谋,佯装剿匪,让内贼去通风报信。官兵与群众中的内贼纷纷上当,一一被王阳明秘密逮捕。

“要么坐牢或杀头,要么戴罪立功。”这没得选,只有戴罪立功。于是,在内贼为土匪谎报军情之下,王阳明发起了“漳南战役”“横水桶冈战役”“浰头战役”等平乱战争。

猖獗数十年的山民暴乱,竟在两年内被王阳明彻底平息。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确保一方长治久安,必须注重教化,以正人心。

于是王阳明一边剿匪,一边兴办学校和书院,讲授心学,所巡抚之地,民风遂焕然一新。

在剿匪与讲学中,王阳明意识到:懂得“理”很重要,但实际运用也很重要。

于是,他在“心即理”的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知行合一”理论——“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不仅要认识“知”,更应当以“行”实践“知”,只有把“知”“行”统一起来,才称得上“善”。

其实很简单,就是说:

“你明白了一个道理,就应去付诸实践。实践符合这个道理,那‘知’就是真知。若实践与道理相悖,那‘知’就不是真知。”

“知行合一”理论,后影响了东亚无数豪杰。

振聋发聩的“知行合一”,就是强调要内圣外王,将心性之学转化为卓越的事功,最终达到“此心不动,随机而动”的境界——一切战斗都是心战,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1522年,王阳明父亲王华逝世,王阳明遂借机回老家服丧,开始在绍兴、余姚两地讲授心学。

讲学期间,在“知行合一”基础上,王阳明提出了“致良知”理论。阳明心学之理论体系就此完成——“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

“天理”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人们应该“知行合一”地去提高内心的修养和智识,去除自己的私欲与杂念,从而达到社会的和谐运行,即所谓的“致良知”。

“心即理”是起因,即意之动;“知行合一”是过程实践;“致良知”是根本目的。三者形成一个整体,缺一不可。

世界虽然纷繁复杂,但我们只要找到自己的人生理想(意之动),在致良知的前提下,去知行合一地实践,那么人人皆可以成为圣贤。

六年里,王阳明专注于讲学授徒,其心学理论很快风行整个东亚,四方求学者云集响应,其势如旋风,震动朝野。

1908年,一位留学日本的浙江青年,目睹阳明心学在日本的盛行后,在日记中这样记载道:“不论在火车上、电车上或渡轮上,凡是旅行的时候,总看到许多日本人在阅读王阳明《传习录》,许多人读了之后,就闭目静坐,似乎是在聚精会神、思索精义。”

这位浙江青年,就是蒋介石。

蒋介石震撼不已,他万万想不到:阳明心学在影响明清两代无数豪雄后,竟然传到了日本。而让他更想不到的是,日本之崛起竟与阳明心学息息相关。

日本能迅速窜升与欧美列强分庭抗礼,一切都得归功于明治维新。而明治维新最重要的推手,就是王阳明的阳明心学。

章太炎曾说:“日本维新,亦由王学为其先导。”

梁启超说:“日本维新之治,心学之为用也。”

深入了解后,蒋介石慨然长叹:“中日两国的差距就在于一个王阳明。”

而更更让蒋介石意想不到的是,阳明心学后来竟成为战后日本崛起之重器。日本经营之圣的稻盛和夫,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日本国立银行创始人、实业巨擘涩泽荣一,早稻田大学创始人、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数之不尽的日本政治家、企业家,都将王阳明及阳明心学奉若神明。

2015年,日本超过150年的企业有21666家,而中国不足100家。

日本为何这么牛?答案就是:无所不在的匠人精神。

而匠人精神之核心,就是阳明心学。被中国人遗忘的王阳明,被日本拾起,成为其崛起之引擎。幸好,还有人记得王阳明。

2015年两会期间,习近平说:“王阳明的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

作为中国人,我们不能忘了王阳明。

有一年,王阳明和朋友到山间游玩。朋友指着岩石间一朵花对王阳明说:“你经常说,天下一切物都在人心中。这花自开自落,与我心有何关系?”

王阳明回答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你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无论身处何种时代何种体制,没有人能替你看顾你的内心。唯此心光明了,世界便一同光明起来。

前一篇:洛克:从社会契约到教育漫话 || 后一篇:行为主义之父华生的跌宕人生
返回首页 | 返回思想视野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liuwang0303,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