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13017
·昨日浏览总数:23957
·本月浏览总数:165414
·上月浏览总数:261546
·本站浏览总数:29101422
图标链接
  ·首 页永远的6班 → 内容正文
盛夏
点击:963 评论:0 2010年10月24日 18:12 作者:十一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在寒冬来临之际写盛夏,不过是想求取一点热度罢了。

早就想写点东西来总结一下这个夏天,却一直拖着不愿动手,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来从中作梗。

而我也总是常常被别的事吸引了去。

怨不得说世间最难得,便是心无旁骛。

终还是从秋天拖到了冬日。

再等得一阵子,这一年便该过去了。

怎么说呢,这个夏天,该是这二十四年来继七年前高三那个夏天后的又一个难忘之夏。

那一个夏天,是涅槃,是分离。

而这个夏天,一样是涅槃,然后却是重聚。

诀别一般的,聚散。

从东北到四川,再回重庆,接着到江苏,再到北京,然后到河北,到湖北,最后回北京,回盘锦。

转了半个中国,画完一个圈。

像轮回。

去四川看九寨是初上高三便和亚军姐他们定下的约定。

这一两年,我们这个旅游小分队在长白山的雪山瀑布下打过扑克,也在济南的大明湖畔曲阜的孔庙中讲过笑话,高三大假,于是决定将目标定远一点,奔赴神奇的九寨,美丽的天府之国。

中途马姐经受住了大家的打击毅然加入进来,于是高考估分完毕,六月十四号,王团长、徐助理、张副团、马顾问还有纯团员我五个人便离了盘锦直奔四川。

峨眉山。武侯祠。杜甫草堂。九寨沟。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很尽兴的旅行。

无论是锦里那些死贵死贵的小吃,还是草堂诗圣他家气派的院子;

无论是于峨眉路遇的种茶人,还是于九寨郁观的世界杯;

无论是在峨眉买下的那包茶,还是在九寨打来的那瓶水;

无论是副团每餐必点的土豆丝,还是顾问每顿必叫的酸泡菜;

无论是峨眉被猴子公然抢包的囧囧事件,还是九寨成功“逃票”的幸运经历;

无论是峨眉那晕死一车人独我毫发无伤的盘山公路,还是九寨那醉死所有人连我也未能幸免的美丽海子;

无论是峨眉山上对辛苦爬山半死大学生的助人为乐,还是九寨沟里与独手独脚勇猛真壮士的三人篮球;

无论是九寨沟里那些我不幸走散独自一人走过的水畔栈道,还是峨眉山上那些我们一起拿手机照明艰难跋涉的山间石梯;

无论是在成都住十人旅舍那个因睡空调边的姑娘不愿开空调热得我不得不大半夜爬下床到阳台上沉思的郁闷一晚,还是那个因海拔太高呼吸不畅而导致整宿没睡但第二天却偏要四点起来爬金顶的悲怆一夜;

无论是洒遍整个旅程进行于火车旅馆草堂竹林峨眉山腰九寨栈道上瀑布旁的扑克,还是府南河畔乱七八糟无甚章法却落得悠闲自在的茶馆麻将;

无论是五人一起的去,还是各自离散的回;

都值得我们,难忘。

然后是直接杀去重庆与一帮老友们相聚。

中途顺便在小颖的新房中蹭了一晚,然后携上她一起直奔市区而去。

一年多未见,或者说分别了这么些年,这群家伙们早已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年少的稚嫩轻狂早被残酷的现实磨去,但见面相聚,骨子里,依旧是一如从前。

岁月改变了我们的距离和身份,却不会改变我们一直以来的感情。

是哥们儿,是姐妹,是除了亲人外我最爱的人。

我很庆幸拥有他们。

小颖已经在这个十月结婚了,哥哥和嫂子一看就是老夫老妻了,弟妹这个九零后倒是衬得我们一群家伙老了,晶丫头的小罗同学通过了我的检验,朱弟弟万花丛中过沾了一身叶不过潇洒不减,倒是亲爱的这个曾经说过我们不结婚便要一起过一辈子的家伙这个暑假终于还是弃我而去优雅沦落了。

大家都幸福着,多好。

在小颖家新开的店里大吃特吃,在哥哥家跟小颖晶丫头挤了一床,在朱弟弟家吃了朱弟弟亲手做的饭菜,在火锅店里豪迈举杯,在KTV里听大家纵嗓,虽然这一路我也许说话不多,但心,倒是一直盈满着某种东西的。

当年那些教室里同桌前后座的日子啊,那个在哥哥家醉得失态的夜晚啊,那个和刘老师一起爬山骑车游玩的寒假啊,那七八个人坐一床的杀人游戏啊,那朱弟弟家出尽笑话的真心话大冒险啊……

那么那么多的,记忆,年华。

然后一起去看了刘老师。说起来,亲爱的的工作落在了重庆,连刘老师也到重庆来工作了,大家都在重庆了,就我一个,一个人在与西南相距万里的东北吊着。

刘老师依旧和从前一样睿智和蔼,不过七年的岁月到底还是在他面庞上留下了痕迹,虽然他还是从前那般温雅。

这个可说影响了我一生的老师,自然是我最最喜欢的老师,当年他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虽然有些我至今仍未做到,但一直都记在心里。

我希望他一直健康幸福。

亲爱的终于在我回家的前一日从上海赶回来了,然后我和小颖自然是蹭去和她同居了。

一起出去玩,虽然重庆的天气闷热非常,但还是依旧开心。我和亲爱的依旧是默契的搭档,偶尔欺负一下小颖,不时评论一下路人,一路满是淌着汗水的欢乐。

现在小颖和我一样与一群高中的皮孩子斗智斗勇去了,亲爱的则用她的魅力驯服死大学生去了,每次买矿泉水我依然会挑康师傅支持一下黄科长,不管因不因为石弟弟反正工商银行的卡目前我包里装着两张,哥哥至今我是还没搞清他在哪个公司,朱弟弟该在电视台混得风生水起了。

当年的少年们,虽然走着不同的路,却都努力着,多好。

然后是回家。

春节的时候,经过二姐和我的多番劝说,终于劝动爸妈,决定在这个暑假,我回家将他们接到江苏大姐二姐那边和她们住一起,以后我放假就可以直接奔往那边,一家人也可以团聚。

然而不过一个多月,在阳光明媚的三月,所有美好的愿望却突然碎了。

接到消息的时候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清晨。

我竟然没有震惊没有无措,冷静地订了机票,然后一路汽车飞机火车又汽车一刻不停地辗转回去。

到家的时候,是半夜两点钟。

她尚有呼吸,只是从那时起到最后一刻,她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再也没有叫过一声我的名字。

我立在床前,咬唇冷静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妈,我回来了。”

她没有回答我。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并没有哭。我从小就倔强,总是不愿在她面前掉眼泪。

倒是旁边大姐二姐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第二日,虽然老人们都摇着头叹息,但我们还是抱着希望将她送到了医院。

然后便是等待。

那时候,病房外面总是洒满了温暖明亮的阳光,站在阳台上,可以看见大片大片金黄的油菜花。

自我十岁后,再未聚齐过的一家人终于完整地聚在了一起。

然后再也聚不齐。

那些日,父亲总是把我们姐妹赶开,不让我们照顾她。

于是我们只好看着他细心地给她擦身换药,用温柔的声音给她讲故事。

他笑着说,没关系,就算她成为植物人也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她,只要她活着。

看过那么多小说,还写过那么多小说,这句小说里被说烂了的台词自我那朴实苍老的父亲嘴里说出来,我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医生说,她的情况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

虽是如此,但其实我们心里都透亮地明白结果。

姐姐对我说,你现在带着高三,已经耽搁了这么久,还是先回去工作吧,这里我们照看着就好。

我说,好。

然后咬牙转身回了盘锦。

那几天,我如惊弓之鸟一般,每一次电话铃声响起,都心惊肉跳。

然而我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回去。

终于接到消息那一刻,我反而终于淡定。

果断订机票,再次飞回。

回到家的时候是在傍晚。

堂屋里光线已经暗淡下来,我一身风尘仆仆,而迎接我的人皆是一身缟素。

我再次站到她面前,咬牙冷静了许久,终于让自己的手不再发抖。

然后我缓缓伸出手去。

姐姐可能是担心我害怕,本欲阻止我,而我则朝她们摇了摇头。

接着果断地揭开了盖在她身上的白布。

然后,四肢百骸都仿佛漏了风。

这一辈子,就这一刻,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

跪在灵前,眼泪滴滴坠地。

然而我至今不悔。

是,我是故意的。

故意不待在家里,故意不为她送终,故意不等她的最后一刻。

因为,我不敢。

我告诉自己,如果没看见的话,我就可以骗自己说,她仍在我远方的家里,仍在那里。

只要我回去。

她好好地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呢。

只要我回去,就一定能看见她。

一定能。

我不知道她怪不怪我。

后来姐姐们都曾梦见过她,可我却很少梦见,就算梦见,也不像姐姐梦的那样恐怖,而是鲜活温暖,一家人依旧快快乐乐地在一起。

她在梦里,总是朝我笑得温暖慈爱。

后来看书曾看到一句话:

最难过,不是记起那个人怎么哭,而是突然想起她笑得灿烂的脸。

六月再回去的时候她坟头的草已经长得很茂盛了。

三月回家的时候父亲种的花开了,房子周围开满了大朵大朵白得晶莹的花朵,而这次回去,院子的那条路两边,则立着高高的花枝,上面盛放着拳头大小的殷红花朵。

家里能送的东西都送人了,整个屋子看起来空空荡荡的。父亲将我和他的床都放在了另一间房,远远离开了曾经的房间。

那几日,每天晚上我不吃安眠药就不能入睡。

而父亲,吃了我给的安眠药依然会在半夜三点多醒来。

于是我便在寂静中沉默地看着他下床起来在屋子里和房子周围走来走去。

我不是他,但我想我明白那样一种心酸的绝望。

从此后,这所有的人生,永远只能是一个人。

儿女再是绕膝,但是曾和你陪伴了几十年的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你习惯了被一个人陪,当有一天,他再也不能陪你了,怎么办?

父亲的绝望我亦感染,并且刻骨铭心,也因此,在后来的某些日子里,我才会出乎寻常地难过。

以前村子里有很多人,从早到晚,四邻八舍干活谈笑,很是热闹。

后来,去世的去世,打工的打工,这次回去,村子里已经空空荡荡,岑寂得荒凉了。

闲暇的时候,我总是坐在井边的石头上,试图寻找一下曾经的记忆。然而,寂静的天地和荒凉的村落告诉我,人事已非,这个家,这个家乡,再也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每天傍晚,会有一个认识的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来井边挑水。

我静静地看着她,小时候她还骂过淘气的我,而现在她只能佝偻着身体一点点将水挑回去。

看见的时候,我会上前帮帮她,然后她会对着我感慨,姑娘都长这么大了。

父亲说,年轻人都走了,十几年都没回来过,村子里就剩下他们这四五个老家伙了,等他们一死,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没有人说话,我们就自己说话,父亲笑着回忆说,那时候,你们也没回来,我每天就跟你妈说外面的笑话,有时候还给你妈跳舞,你妈总是笑得合不拢嘴,然后骂我“老怪物”。

我笑他,你会跳舞吗?

怎么不会?他说,你妈还说我跳得好。

然后他的眼泪突然就出来了,可是我现在跳,已经没有人看了。

父亲年纪已经很大了,但他从前在我心中一直高大。

一个人在外面七年,尽管物质上他们并没能支持我,但想着他们,我便也能自己支持住自己了。

然而这一次,我才发现,父亲真是老了。

他从前十分挺拔每到下雨天我都会趴在上面任他背我去上学的背变得佝偻,从前总是能言善辩能给我讲笑话能教训我的嘴现在变得唠唠叨叨,很多话,他已经记不起,这话他已经说过了。

小时候,是他带我第一次坐汽车,这一次,终于轮到我带他。

机场里,从没坐过飞机的他很是局促,像个小孩子般好奇,看飞机看得目不转睛。

我笑他,飞机有什么好看的?电视里不是看过很多次?

他望着飞机说,我在跟你妈说,我要坐飞机了,我跟她说,老太婆,你命真不好,你看女儿带我们坐飞机了,你竟然不跟我一起来。

我只在家待了四五天,然后便带父亲去了江苏姐姐家。

这一去,便基本是不能回来了。

屋子里已经空空荡荡,徒剩残垣破瓦,不再是家。哪怕以后我回来拜祭,也只能住在亲戚家了。

虽然这七年里我回家的次数也并不多,但先前至少还有个惦念,而如今,我却是彻底没有家了。

重庆这里已经没有,姐姐那里也不能算,盘锦那边更不是。

一时间,心里空空荡荡,再没有东西能填满。

天地浩大,却似再无我落脚之处。

后来朋友们说,没见过你这样喜欢到处跑的,两个月里,总是在外边。

我笑而不语。

我心想,那只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什么叫流离。

在姐姐家也并未待多久。

虽是至亲,但毕竟是别人家,而且姐姐她们都忙,本来说好陪我逛逛,也没能成行,整天在她们家吃吃睡睡,实在好生无聊。

好在父亲过来这边状态还好,这一两个月过去,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他都恢复得好多了。

这一点上,我真是十分感谢姐姐她们。

为父亲准备好一切需要,陪伴着他待他适应后,我便离开了江苏。

七月中的时候北上到了京城。

弟弟今年毕业,已经准备着要投奔鬼佬国了,在他走之前,我准备最后压榨他一回,让他陪个游。

先是在北京玩了几日。毕业三年,这还是第一次回北京,于是也回去看了母校。不过很不幸,刚进学校,鞋子就坏了,于是我只好在一众师弟师妹们的诧异眼光中提着鞋狼狈逃窜而出。

中间见了逯逯和嘉蕾。两人倒是基本没变,还跟当年一样。逯逯家好远,我坐了好久的地铁才到。而跟嘉蕾的见面那也是相当曲折——快到约定地点时她的手机忽然没电了,于是我们彼此四处找啊找啊,好不容易才找着对方。

逯逯今年从中科院毕业了,和小健哥则去年就修成正果了;嘉蕾倒是仍在师大,学业稳定,感情亦是稳定;琬琬自人大研究生毕业后,这该工作一年了,虽然这次人没见着,但美美的婚纱照上个月我已经看见了;听说小归归现在在北大博士了;小薇同学早就和刘同学共同留学美国了;静倒在网上常能见着照片,不过听说已经不在深圳去上海了?锦云据说还是我喜欢的老脾气,跟我一样在澳门做着孩子王;而梦琪自毕业后便和清华出身哈佛录取的小熊同学一起去了美国,两口子现在都在努力求学中,上进之心让我甚为敬佩。

比较起来,我真算是屋子里最废柴的,不过一帮姐妹们成就如此,我自然与有荣焉。

我希望她们不仅现在幸福,而且这幸福还接着延续一生。

虽然先前上学时在北京城也转过不少地方,但我熟悉的却只限于师大周围,于是出去玩什么的,我统统甩手不管事。

——弟弟不为姐姐服务,还叫弟弟吗?

于是住处是他找的,车是他开的,攻略是他查的,我的任务便是等他电话或等他来接我。

后来北京天气渐渐热了,于是我也便懒得出门,天天缩在屋子里,不是宅在沙发上便是宅在床上,整日懒洋洋昏昏然。

接下来去了坝上。

坝上是我怨念之地。几年前就曾约过弟弟同游,无果;后来又与亲爱的小馨馨约好同去,结果又流产了;今夏重新提起,好在终于成行。

其间经历了重重波折,但种种辛苦,在碧野蓝天下闭目仰头那一刻,都值了。

此刻回望,最难忘的反不是骑马在原上驰骋的痛快,而是那时开车上去山顶的记忆。站在山顶上,四野无人,山下原野纵横绵延,把目光当成摄像机,刻下一组三百六十度的缓慢旋转镜头,天地俱入眼中,而四野宁谧,唯有风声过耳。

坐在山顶的石头上 无言眺望,有那么一霎间,只觉仿佛连生命都宁静下来。

后来又去了神农架。

和峨眉相比,神农架的山悍得多也野得多,但却不减秀美,而且另有一种壮阔。

我喜欢那种立于高处任广阔山川汹涌入目的感觉。

那些隐约在云雾中的山峰。那些流淌在山隙间的清泉。那些自密林中射下的光束。那些附着在山腰石崖上的栈道。

很多风景,我都找不出别的形容词来,不过词穷地说上一句——江山如画。

途间亦发生了很多事,郁闷的,愤怒的,欢乐的,疯狂的,难过的,疲惫的,啼笑皆非的,欲哭无泪的,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然而,无论是一有机会便被我扣上弟弟头的大叶子,还是后来被他威胁十分无赖地弄上我脑袋的小红花;

无论是我后来悔青了肠子大恨当时没能倒马桶里的那瓶酒,还是被怂恿下水却被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害我就这样湿着脚走了一上午的那只鞋;

无论是无缘的篝火晚会上被某人惦念许久的土家族小姑娘,还是后来景点表演中被土家族小姑娘拉进洞房让我怅然为什么不是某人被拉去的游客大叔;

无论是每日为了晚饭从这头逛到那头的小镇窄街,还是让我们爬得气喘吁吁却还是乐此不疲的山间栈道;

无论是那在汽车上高兴看来却害我直到现在还有阴影的恐怖电影,还是在酒店中欢乐欣赏最后却让我人前泪流满面的经典小品;

无论是那个害我从此被握住把柄再不得翻身让我以头抢地恨不得吃下后悔药倒带重来的悲怆一晚,还是那个我疑神疑鬼某人却还偏不如我意十分没同情心地挑衅我终惹我发飙的剽悍一夜;

无论是醉酒后摇摇晃晃昏昏沉沉小傻子一样白白浪费的那一天,还是后来闹得过头终至乐极生悲小LOLI一样丢人痛哭的那一日;

无论是后来回望时的宁静微笑,还是当时视频上的粲然眉眼;

此时都还记得。

又也许,终会被时光,默默淡去。

回到盘锦,是在一个清新的早上。

平原自窗外历历而过。

去时风景,归时依旧。

然而掉头一去是满心欢喜,回首再来已一腔怅然。

这一路,看了很多不曾见过的风景,见了很多一直想要见到的人。

然而不知为什么,却像是诀别。

我知道,有些风景,有些人,我也许再也见不到了。

于是最快意地纵情,也不过是因为最无奈的无力。

一想便是满心怆然。

我知道自己于时间总是敏感得过分,而于人心人情,总是抱着纯粹奢望。

然而人世总是翻云覆雨。

于是,很多很多的出乎意料真的出乎意料得让人无措。

在刻骨铭心地经历了,并且为此自伤自苦了这些时日后,我依然乐观热血,潇洒随性,但却终是失了昔日胆色。

那些麻木茫然的日子,那些难受恍惚的日子,那些微笑着怆然的日子,那些清醒着悲伤的日子,我真是一点也不想再经历了。

于是我只好尽力让自己快乐,为我爱的人,为爱我的人。

好在我骨子里终有些大大咧咧,于是纠结的时候常有,但看开的手段亦只需好好一觉。

于是如今的现在,微凉阳光洒下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弯起眼睛,真心惬意。

我喜欢冬日清亮的阳光和冰蓝的天空。

但这个盛夏,那倾城的日色,却是无声烈火,淋漓燃烧。

于是心折。

于是,且忆,且行,且微笑。
 
刘老师读后记:经历之后,人生总有无数感慨。有的人经历后就忘记了;有的人经历后就记在自己心里,独自品味;有的人经历后成为了文字,可以让无数人分享和关注的文字。于是这种经历成为更多的人的财富!每一次阅读,都会有新的感悟,新的收获,于是我们的人生就多了一份体验,于是我们的人生就这样渐渐丰富起来。在这样的文字中,我们一天天老去,但是,记忆却让我们永葆一份真挚的热泪。于是,我们会觉得人生有意义,值得去经历。
前一篇:运动场上现英姿 || 后一篇:潼南中学永远的6班(高2003级6
返回首页 | 返回永远的6班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liuwang0303,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